?
?

丰润岩口暴动

??来源:ag8亚官网|注册??时间:2019-7-11??浏览次数:2958

岩口,是丰润县腰带山东麓的一个小山村,地处丰润、迁(安)西、遵化三县交界。1938年夏,在冀东抗日大暴动中,岩口是冀东抗联第二路率先起义的地点之一。

岩口暴动之前,中共党组织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首先,恢复和发展了党的组织,奠定了良好的组织基础。1938年上半年,迁(安)西、丰润、遵化等县的党组织己基本恢复并有所发展。经过李运昌、王平陆、阎达开、苏林彦、魏春波、高存、杨文汉、张志超等人的共同努力,在以岩口为中心的迁、遵、丰、滦四县交界地带,党的地下活动已连成一片。5月,中共京东特委与中共冀热边特委合并,由胡锡奎任特委书记。原任此职的李运昌同志负责军事工作。当时,特委机关就设在离岩口不远的迁(安)西境内的西庄村。胡锡奎、李运昌等领导干部常住在魏春波等党员家里,夜以继日地紧张工作。魏春波是该地党总支书记,党性强,老成持重,交结广,办法也多,成为李运昌、胡锡奎二同志的得力助手和“参谋长”。他们为准备岩口暴动,耗费了大量心血。

暴动前,中共党组织利用各种条件,通过多种形式,开展了广泛深入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宣传工作。1937年12月,在李运昌等人的组织发动下,建立了华北武装自卫会冀东分会。自卫会会员发展很快。其成分“绝大多数是贫苦农民及少数知识分子。分布地区包括了迁(安)西、滦县、丰润、蓟县、遵化、乐亭,一直到长城以外之兴隆、青龙一带”。年内,丰北县委书记苏林彦在苏庄一位老党员家中,秘密刻印了《抗日救国十大纲领》,书写了大量传单、标语,内容有许多八路军对日作战的胜利消息,然后,组织党员和可靠群众在岩口、铁厂等集市或庙会上广为散发。杨文汉则以卖文具为由,走学校,串课堂,向潘家峪、北岭学校师生宣传抗日救国道理,动员他们参加抗日活动。在西庄魏春波家,党内同志通过原始的收音机秘密收听“延安之声”,刻印文件和宣传品。不久前被恢复组织关系和职务的韩东征等县委成员以教员和淘金工人为公开职业,活动在金厂峪、三屯营和滦河以南地带。党组织的发展和群众的发动,为岩口起义准备了基本力量。

第二,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经验,训练了一批军事骨干。1936年始,冀东党组织摆脱了“左”倾错误的羁绊,确立了团结各阶级、各阶层共同抗日的指导思想,汲取了迁(安)西暴动、孙永勤抗战先后失败的教训,斗争策略由公开、盲动转入了“隐秘的地下活动,以宣传抗日,准备力量,待机起事”。于是,在正确方针指导下,冀热边特委书记王平陆亲自创建了皆是党员的秘密武装,昼伏夜出,在迁、遵开展小型游击活动。1937年下半年,上级党组织派来红军干部李润民、孔庆同,协助特委训练游击队员,提高了这支抗日武装的政治和军事素质。滦县多余屯会议后,中共冀热边特委以此为基础组建了“华北抗日联军冀东第一支队”,打响了冀热边抗日游击战争的第一枪,从此拉开了大暴动的序幕。遗憾和痛惜的是,清河沿首战司令员王平陆牺牲!然而,“战士们于悲愤之余,又推选出高振东、彭夫二同志为负责人,继续攻击兴隆之药王庙据点,并进至大洼宝地一带”。此后,该支队化整为零,三三五五地分散在冀东各地,组织动员抗日骨干和同盟者,为更大规模的发动蓄积力量。第一支队的干部、战士在这一次游击活动中经受了锻炼和考验,在艰苦斗争里进行了军事训练,从而增长了军事才干,及至大暴动发起,这些同志都成了各总队的干部。

第三,加强了秘密联络,筹集了枪支。在岩口暴动前夕,中共党组织业已铺设了以特委驻地西庄为中心通往冀东各暴动地点的地下交通线,确定谷甫、赵明海、周治国、才永常等党员,各负与古治、洪山口、太平寨和天津方面的重要通讯联络任务。同时,特委驻地近周还建立了许多联络站,其中岩口站为暴动起了更为直接的作用。岩口交通站是在苏林彦、魏春波亲自指导下,由共产党员徐振铎以开“祥义成”杂货铺为掩护操办的。这个站传递了大量重要情报和文件,接转了许多党的干部。同时还为党内提供了秘会之所,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为了筹枪备弹,党的许多干部无私地做了贡献,丰润县东高庄中共党组织负责人张志超不仅动员了白云生等20余人准备起义,还卖掉家里土地,买枪35支;苏林彦在陈家铺、苏庄等地发动了70余人,献出卖地款370元作了暴动经费;魏春波不仅动员全家参加革命,而且贡献了几乎所有家产,他与兄、弟分家所得的土地,一次再次出卖直至所剩无几。在他的带动和影响下,西庄村的党员群众纷纷为准备大暴动出人、出力、出枪、出钱,全村共筹枪100余支。

第四,争取地方团警武装,是特委、县委为准备起义所做的又一项卓有成效的工作。当时的丰、滦、迁、遵四县交界地带(岩口暴动所涉及的方圆约三十华里范围),有如下地方武装:一是警察。县城、药王庙、玉皇庙、庞店子、新集等警察局(所)不下十余处,每处有三五十人枪。二是保卫团和民团。当时,迁安县政府派驻五区县城、新集等重镇的保卫团;为保护地面安全,村村建立民团武装,按地亩摊款雇佣团丁,置买枪支,各村大致有五六人枪不等。其他县份亦然,丰润腰带山下各村更为普遍。三是地主武装。乡村土豪为了“防匪”一般均雇了家丁护院,且枪质上好。如西庄地主魏老紫家有枪三五支,魏老志家还有手提冲锋式,北观周家还曾筑有炮楼。四是土匪武装。约有三五股,不下数十人之众。这些人多是无业游民,亡命之徒,武器精且枪法准,常给当局和富户以威胁。

对以上四类地方实力派,中共党组织利用各种关系,宣传鼓动,晓以民族大义,积极地团结争取他们转向抗日,取得了巨大成功。丰润方面,岩口民团班长阎锡九、朱子孚,比古岫民团头目常庆丰,东高庄民团头目符登顺,吕各庄民团头目王庆丰,王官营民团头目王宝堂和李宝申等,都是经苏林彦、张志超等争取成功的,并且都加入了共产党。迁(安)西方面,兴城警察王冠卿等被魏春波争取培养后,也加入了共产党。同时其他村镇的警团经过工作都表示同情抗日,准备起义。据不完全统计,仅丰、迁两县交界地带被我争取的各类地方武装不下200余人枪。

1938年6月末特委召开田家湾子会议时,岩口及其他各地暴动条件趋于成熟,只待会议决定起义时间的(7月16日)到来,即刻举事。出乎意料的是,原定计划消息走漏,敌人准备收缴民枪,四处捕人,妄图扼杀抗日暴动。于是,决定提前起义。

7月6日,李润民、张鹤鸣等率众在滦县港北村首举义旗。随即,冀东抗日联军副司令兼二路总指挥李运昌自西庄村发布命令,举行岩口暴动。

7月7日这天上午,二路司令部驻地西庄村在魏春波等组织动员下,首先集合起百余名抗联战士,组成了共产党员何文全带领的一个大队。这支队伍冒雨出发向岩口开去。他们一路起枪,扩大声势,影响所及,西庄至岩口一带组织好的暴动队伍纷纷揭竿而起。台头、北观、南观、才庄、南庄、陈庄子、陈家铺的农民扔下了锄镰,加入了暴动的行列;白塔寺的民团、庞店子警所的警察举起了枪支宣布起义,也向岩口汇集。大道上,一队队、一行行队员身着便衣,戴着上红下蓝的袖标,肩扛枪支或棍棒,扬眉吐气,高呼口号“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穷人要解放了,扛活的该抬抬头了!不当亡国奴了!”也有的喊着唤着“走吧!干了吧!吃干饭去了!”听到这些呼喊声,许多顶着小雨翻白薯的农民哪里按捺得住?索性家也不回从垅沟里爬起跑来入队。在丰润东北部腰带山下,苏林彦、阎锡九、张志超等党组织负责人接到司令部的命令后,即刻分头行动,通知东庄、苏庄、吕各庄、比古岫、大岭沟等村的民团起义,以党员为骨干,发动各地农民暴动。这样,腰带山下的起义军也和迁(安)西方面的一样,就近向两县边界集镇岩口集中。午前,岩口街头枪械如林,人头(多戴草帽)攒动,400多名武装起来的农民起义军在父老乡亲们的面前扯起了“冀东抗日联军第四总队”的大旗。人潮枪林簇围着的高台上,站着抗联司令部的领导人和各队起义军干部,当即,司令部领导人宣布了委任令:任命孔庆同为四总队总队长,丁振军任政治主任(因在西部地区活动而未到任),阎锡九任副总队长。总队下设两个大队,何文全任第一大队长,李宝申任第二大队长。四总队宣布成立后,岩口街市上群情激昂,欢声雷动,人们喊道:“总队长,总队长,我们参加了,我们参加了!”

孔庆同——昔日的红军营长,今天的抗联总队长,一改初来岩口、西庄时卖篦子小贩的模样,还了戎马多年身经百战的军人本相。他头戴灰色军帽,身穿灰布军装,裹腿打的绷紧,盒子枪大背身上,皮带扎腰,眉宇间透着人们尚未见过的军人气质。他大声喊着讲话:“同志们,我们暴动了!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日本侵略者烧了我们的房子,占了我们的家园,还杀了我们的兄弟姐妹、妻子儿女,我们一定要讨还这一一笔血债,非把这伙强盗赶出去不可!”他的话音刚落,人群中又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口号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决不当亡国奴!”这口号声经久不息,在岩口山谷上空回荡。

岩口暴动期间,抗日联军二路司令李运昌、政治部主任胡锡奎(王瑞清)、顾问魏春波和苏林彦等领导人的工作异乎往常的繁忙。在西庄司令部里,他们彻夜不眠,发布命令,指挥着抗联部队相继起义,乘胜进军,横扫冀东的日伪势力。胡锡奎同志兴奋所致,两眼熬得通红而毫无倦意,仍一笔一划地抄写司令部、政治部的布告。地方党员和群众,特别是魏春波一家和他们的乡亲们,岩口暴动前即东奔西走,动员筹备枪支、粮款,赶制旗帜和袖标;起义后,又通宵达旦,为抗联部队烧水、做饭、送信、张贴标语和布告,兴致万分地传递着胜利消息。与此相反,汉奸、恶霸威风扫地,闭门不出,与革命群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至9日,自带枪械闻风而应的农民及反正来归的民团,即达400余人。这时驻遵化的伪保安队倾巢出犯进攻铁厂,四总队闻讯后,趁迷蒙大雾轻取铁厂镇外玉皇庙巡警局,内有被我争取之警察马荣祥等接应,所以战斗顺利,20多名警察全部投降接受改编。紧接着,遵化县保安队赶到,我军与敌激战两时许,俘敌80余人,缴枪80余支,得战马10余匹。残敌狼狈逃回遵化紧闭城门,再不敢出动了。

正当四总队玉皇庙首战告捷之际,又传来八路军第四纵队深入冀东,连克县城所向披靡的胜利消息,冀东人民和抗联部队无不为之振奋,大暴动又被进一步推向了高潮。

7月10日,四总队回师西庄,孔庆同总队长吹起嘹亮的号声,带队随司令部进占兴城镇。由于事先争取工作成功,王生存(王冠卿)率警察和保卫团各40余人反正。这时,中共迁(安)西县委书记韩东征等组织发动迁(安)西滦河南北十数股抗日力量举枪暴动。有的就近汇于兴城,有的一面就地收缴民枪,扩充队伍,一面派出代表与司令部联络,以待整编。三五日内,四总队扩充至1000余人。鉴于暴动形势发展迅猛,司令部遂在兴城镇仁术堂药店召开了军事干部会议,决定扩编部队,并确定新编总队番号和干部人选,以便将暴动推向前进。会后,抗联部队接受三屯营镇团警代表之邀,浩浩荡荡进军三屯营,收编了那里起义的警团武装。与此同时,共产党员宋启兴(化名叶田,三屯营人)团结原任过奉军营长的玄武山人张秉东等,发动三屯营至洒河桥一带的农民起义,受命于司令部,组建了十二总队。

四总队在三屯营驻扎时,忽闻王官营民团叛乱,迫害抗日家属,于是改变进攻遵化的计划,途经大安路庄、霍庄等村,挥师王官营,平息了叛乱之民团。三四天内,各地民团、警察纷纷来投,仅王官营一带入伍队员多达500余人。在暴动声势推动之下,许多上层人士也主动捐款献枪,支持暴动。至此,第四总队随司令部浩荡行进,一路扩军剧增至4000余众,而且马匹、枪械齐全。后来实在容纳不下了,便将在丰润刘家营一带起义的刘锡彤、谷云亭部编成第十三总队;将迁(安)西、丰润各一部起义队伍编成第十一总队;嗣后,魏春波、韩东征、才永常等带迁(安)西新集一带暴动队伍攻克杨店子重镇,组建了1200余人的第十四总队。

7月中旬,第四总队奉命随司令部及其他四个总队和一个特务大队收复了榛子镇及赵各庄煤矿后,又攻入古冶及洼里车站,烧毁了全部站房,破坏了一大段路轨,截断了侵华日军的大动脉北宁铁路。在这次胜利战斗的影响下,开滦赵各庄矿等工人便联合举行暴动,参加抗日联军,成立了工人大队。

此后,第四总队与冀东抗联其他兄弟部队,配合八路军第四纵队,东西驰骋,转战冀东大地。所到之处,人民群众箪食壶浆,欢欣雀跃,奔走相告,热烈欢迎子弟兵。他们说:“天亮了!再也不过亡国奴生活了!”




?1?
冀ICP备15024999号-1 ag8亚官网|注册
ag亚游游戏下载|HOME